世界杯竞猜app下载|点击进入

常见问题

中国的环保靠什么

发布日期 : 2018-09-05 浏览量 :

中国环保靠什么? 

大约二十年前,面对中国进入市场经济,全国各地环保部门纷纷提问:环保能不能搞市场经济,中国环保靠什么?

中国环保的先行者曲格平明确地回答:中国的经济靠市场,中国的环保靠政府。从此,“环保靠政府”成为中国环保首要的指导思想。中国环保工作的一切,都是从这里出发的。至今,没人提出过怀疑。

环保的各种工作如果都按市场法则去搞,当然不对。“环保靠政府”在一段时间内,纠正了一些混乱的做法,的确曾经起到过积极的作用。

其实,中国从三十多年前有环保工作以来,从来都是“环保靠政府”的。

 

环保一词,是从外国来的。刚开始,我们对环保知之甚少,很多都学人家。例如,人家说环保法律很重要。我们就搞环保法。那时候,中国还没有进入市场经济,法律意识普遍淡泊。1989年的第一部环保法是个新鲜玩意儿,在中国社会是很超前的。不过,现在回过头去看,它的样子可能像部法律,可一点都没有法律的神韵。甚至可以说连样子都不像,更像环保政策或决心的宣示。

后来,我们又搞了很多环保法律,水法、气法、环评法等等,比有些搞了一百多年环保的国家还多。但是,中国的环保仍然是靠政府。

有人说,环保法律是环保部门的法律。这种说法不无道理。基本上所有的环保法律都是环保部门起草的。这是其一。环保法律,几乎只在不断地赋予环保部门权力,而看不到加大环保部门的责任。法律界的理论说,权力和责任是相生相成的,但在环保领域,它失灵了。很多中国人都以为,污染、雾霾等等,环保部门要负责任。其实错了,环保部门一点责任都没有。法律就说它没有责任。

很多人都说,中国的环保有法律,没有法制。说得太对了!因为中国的环保从来只靠政府,不靠法制。所有在环保部门工作的人,你问他,政府的作用大,还是环保法律的作用大,他会笑着回答:当然是政府的作用大。我也曾经在环保部门工作过。当时,在我的头脑里,环保法律不过是我们手中的工具。我们想干什么了,可以到环保法律中去找根据。如果找不到根据,我们可以制造一个政府文件,制造出根据。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政府是靠人领导的,领导人随时在变,政府环保工作的做法也随时在变。如果领导人一下决心,可能立即制定一个几年计划,达到一个想像的目标。不过,这种目标多半都没有如期实现过。

中国的环保不靠法制。

 

当然,我们也早就听说,环保要靠你、我、他。环保部门早于其它任何部门,提出了“公众参与”这个词。“公众参与”也是从国外学来的。在发达国家,“公众参与”对环保工作的成败至关重要,也是宪法赋予公众的知情权、表达权、参与权的具体体现。但中国与外国的“公众参与”很不一样。

在中国,“公众参与”也只是环保部门推动工作的一种手段,一个工具。比如,向环保管理部门举报企业的污染,以及“从我做起”,等等。国外的“公众参与”,除了这些以外,还有很多。其中最重要的是,有权监督政府在环保上的作为。不作为,无作为,乱作为,都在公众的监督之列。中国的“公众参与”,是不允许的。到国外考察过环保的人,许多都知道,任何公民都可以到环保管理机关查询各种环保文件、档案、资料,并有权利听到环保部门对公众质疑的解释。新闻媒体可以批评各种环境问题。难道这种广义的“公众参与”真是资本主义特有的吗?

2011年10月的那次公众对空气质量的普遍质疑,是公众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强行参与对政府的监督了。政府在公众的强烈要求下,做出了明智的妥协,推出了PM2.5和新空气质量标准。从而避免了一次信任危机。2013年1月,半个中国的严重雾霾,再次让公众强烈不满。

广义的“公众参与”,或许是谁也挡不住的。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,建设美丽中国,不能没有这种广义的公众参与。这种空前严重的空气污染,显然不会是中国的最后一次。中国政府应当像2011年10月一样,做出明智的选择。

 

 

中国环保靠什么?它靠了三十多年的政府,这条路至今没走通。再进一步说,政府管环保靠什么?靠方针、靠政策、靠专家、靠经济实力?都不错,都得靠。但最重要的要靠什么?什么最靠得住?看看发达国家走过的路,最靠得住的还是法制。当然不是中国现有的这种法制。中国环保现有的,其实没有法制,只有人制。中国的环保法律和现行运转体制,需要全面改造到法制轨道上来。

中国环保部门最得意的“统一监督管理”,“统一”倒是早就到位了,“监督”从来就没有到过位。中国环保最重要的监督,应该是中央环境管理部门对省级政府履行环境责任的监督。但这恰恰是中央环保管理部门最缺位、最无能为力、最不愿意、最失职的。中国是讲官位大小的国家。中央环保部门的一把手,永远大不过各省的一把手。如果只强调“环保靠政府”,那么,很多省、直辖市的政府,在事实上比环保部那个政府,要大,要强硬得多。小的监督大的,在中国现行体制下,难以成功。只有突破这个体制,才有可能。突破的办法,就是法制。法律规定权限,谁在那个位置上,谁就行驶权力,管它级别高低。

大雾霾过后,各路专家开始查找原因。发现,虽然北京在年年减少燃煤,现在每年只有1500万吨了,而且还将继续减少。但北京周边省份的燃煤量,却惊人地达到2亿多吨了。重化工遍布周边各省。还有,汽油质量不达标,汽车也太多。北京的空气怎么好得了?下一步,就是要区域联防,多省联动来解决问题。办法好像已经找到了。

但是,北京周边这2亿多吨燃煤量与重化工产业,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吗?汽油不达标,以前不知道吗?谁阻止过北京周边产业布局的这种变化?谁有责任去阻止这种变化呢?找到原因,问题就解决了吗?专家们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

回过头看,环保只靠政府是远远不够的。解决环保问题,政府要起主导作用。民主与法制,是中国环保最缺少、最需要的。中国环保不走上法制轨道,没有公众的民主参与,雾霾问题是解决不了的,美丽中国也只是遥远的期盼。

上面这些道理,旁观者其实早就明白,只是当局者迷而已。

Baidu
sogou